打假方舟子二十三案:照抄吴晗
2010-11-16 19:13:33
  • 0
  • 4
  • 18
  • 0

打假方舟子第二十三案:文史小品《明初酷刑》照抄吴晗

编剧赵华按语:

方舟子这文章窃贼,虽然承认其早期文史“作品”《大明小史》属于“东抄西凑”的文抄公产物,却仍然厚颜无耻地将其中一篇照抄自吴晗著作《朱元璋传》的文史小品《明初酷刑》收入他自己的“文集”,公然将吴氏版权捞至自己名下。按照亦明的“方学”研究,方舟子“写作”该文不过是做了两件事,一是照抄吴文,二是改头换面、掩盖剽窃痕迹。这人渣真TM死不要脸!

偷窃案例之二:《明初酷刑》


1994 年2 月14 日,方舟子突然间贴出了“应某位网友的要求”而作的一篇《大明小史〔四九〕——明初酷刑》。这距离上一篇《大明小史》,“四八”,已经有一个多月了。这说明《大明小史》的“东抄西凑”已经接近了尾声。而这篇《明初酷刑》,后来却成了方舟子明史研究的代表作之一,先是被收入《方舟子文史小品》中,挂在《新语丝》网站上,2004年又被收进《江山无限》中,正式发表。

就像《大明小史》的其他篇章一样,《明初酷刑》也是东抄西凑之作,它的底本,就是吴晗
《朱元璋传》的第五章《恐怖政治》。只不过是,方舟子的“东抄西凑”,其实质就是作两种事
情:第一,抄袭;第二,掩盖抄袭痕迹。但俗话说得好,常出三只手,早晚要被抓。试比较下面
这两段文字:

“四十年之中,据《大诰》所载,凌迟、枭示、族诛有几千案,弃市以下的有一万多案”。
(方舟子:《明初酷刑》)。


“四十年之中,据朱元璋自己的著作,《大诰》、《大诰续编》、《大诰三编》和《大诰
武臣》的统计
,所列凌迟、枭示、种诛、有几千案,弃市(杀头)以下有一万多案。”
(吴晗:《朱元璋传》194 页)。


怎么能够确定方舟子的那段话是抄袭吴晗呢?理由很简单:《大诰》是一本只有不到五十个版面、每个版面最多四百字的小册子。这本小册子总共列有74条,每条基本上就是一个案例,如方舟子在《明初酷刑》中所引的“《大诰》伪钞四十八”,也不过是说了两个案子而已。它根本就没有、也不可能“所载”什么“几千案”、“一万多案”。吴晗之所以这么说,乃是根据《大诰》、《大诰续编》、《大诰三编》和《大诰武臣》四本书统计得出。假如方舟子真的通读了不到两万字的《大诰》的话,他绝不可能写出那么无知的话。而他如果没有通读《大诰》,我们就无法理解他根据什么写那些话。所以,唯一能说得通的解释,就是方舟子抄袭了吴晗。那么,方舟子为什么不把其他三本《大诰》也抄上呢?显然是怕别人发现自己抄袭吴晗。其实,恰恰是这些自作聪明的小动作,泄露了方舟子偷窃别人文字的真相。这就叫做“聪明反被聪明误”。


《明初酷刑》一文有1300余字,方舟子当然不会仅仅“抄一小段”。请比较下面两段文字:


“到了洪武二十八年,该杀的都杀光了,朱元璋觉得天下太平了,自己也老了,可以让子孙吃吃现成饭了,于是在这一年的五月下诏禁止酷刑:‘朕自起兵至今四十余年,亲理天下庶务,人情善恶真伪,无不涉历。其中奸顽刁诈之徒,情犯深重,灼然无疑者,特令法外加刑,意在使人知所警惧,不敢轻易犯法。然此特权时措置,顿挫奸顽,非守成之君所用长法。以后嗣君统理天下,止守律与大诰,并不许用鲸、刺、剕、劓、阉、割之刑。臣下敢有奏用此刑者,文武群臣即时劾奏,处以重刑。〔《太祖实录》卷二三九〕’”。(方舟子:《明初酷刑》)。


“洪武廿八年(一三九五年)正式颁布《皇明祖训》。这一年,朱元璋已是六十八岁的衰翁了。在这一年之前,桀骜不驯的元功宿将杀光了,主意多端的文臣杀绝了,不顺眼的地主巨室杀得差不多了,连光会掉书袋子搬弄文字的文人也大杀特杀,杀得无人敢说话,无人敢出一口大气了。杀,杀,杀!杀了一辈子,两手都涂满了鲜血的白头刽子手,踌躇满志,以为从此可以高枕无忧,皇基永固,子子孙孙吃碗现成饭,不必再操心了。这年五月,特别下一道手令说:‘朕自起兵至今四十余年,亲理天下庶务,人情善恶真伪,无不涉历。其中奸顽刁诈之徒,情犯深重,灼然无疑者,特令法外加刑,意在使人知所警惧,不敢轻易犯法。然此特权时措置,顿挫奸顽,非守成之君所用长法。以后嗣君统理天下,止守律与大诰,并不许用鲸、刺、剕、劓、阉、割之刑。臣下敢有奏用此刑者,文武群臣即时劾奏,处以重刑。’”(吴晗:《朱元璋传》192页)。


如果觉得这两段文字除了朱元璋诏文之外并不十分相像,那么我就把它们简化一下再看看:

“到了洪武二十八年,该杀的都杀光了,朱元璋觉得天下太平了,自己也老了,可以让子孙吃吃现成饭了,于是在这一年的五月下诏禁止酷刑:……”。(方舟子:《明初酷刑》)。


“洪武廿八年……朱元璋已是六十八岁的衰翁了。……以为从此可以高枕无忧,皇基永固,
子子孙孙吃碗现成饭,不必再操心了。这年五月,特别下一道手令说:……”(吴晗:《朱元璋传》)。


实际上,方舟子不仅抄袭了吴晗的文字,他连人家的引文也照抄不误。尽管他煞有介事地列出了朱元璋诏文的出处,“《太祖实录》卷二三九”,其实他根本就没看《太祖实录》。这么说有证据吗?不仅有,而且是两个。

第一,“《太祖实录》卷二三九”所记,都是洪武二十八年六月以后的事情,此卷开篇就说“洪武二十八年六月癸亥”。而朱元璋下诏废除酷刑是在六月的己丑日。(见《明太祖实录》卷二三九,叶二)。吴晗说朱元璋下诏是在“这年五月”,显然是误记。(在当时,《明实录》尚未出版,查阅极为不易,吴晗此误情有可原。)而方舟子却把这个“五月”照抄了过去。

第二,吴晗的引文,漏引了一句话,即在“臣下敢有奏用此刑者”这句之前,原文还有“盖嗣君宫生内长,人情善恶未能周知,恐一时所施不当,误伤善良”这样一句话。吴晗漏引这句话是出于什么原因,我们且不去管它。而方舟子的引文与吴晗的残缺引文完全相同,其原因却只能是一个:抄袭。


其实,当时MSU 图书馆藏有全套《明实录》,方舟子只要花费举手之劳,就可以堵塞这两个漏洞。可是,这位文抄公竟然懒得连这么一点儿“搜集资料的功夫”都不肯花,可见其抄袭不仅已经成了习惯,而且上了瘾。在《明初酷刑》结尾,方舟子写道:

“凡世[是]凌迟处死的,按例要杀三千三百五十七刀,即所谓千刀万剐,每十刀一歇一吆喝,最后一刀才是斩首。”


看看吴晗是怎么说的:


“凡是凌迟处死的罪人,照例要杀三千三百五十七刀,每十刀一歇一吆喝,慢慢的折磨,硬要被杀的人受长时间的痛苦。最后一刀才是斩首。”(吴晗:《朱元璋传》193 页)。


除了文字相像之外,还有什么证据能够证明这“一小段也是抄”的呢?原来,凌迟的刀数到底有没有一个固定的数字;如果有,到底是多少,并没有一个统一的说法。在整个明朝,明确记载有凌迟刀数的案子,只有两个,并且它们都不是发生在“明初”:一个是明朝中期武宗时的太监刘瑾凌迟案,一个是明末崇祯年间的翰林郑鄤凌迟案。据说,明史大家邓之诚在《骨董续记》卷二的“寸磔”条中曾说:“世俗言明代寸磔之刑,刘瑾四千二百刀,郑鄤三千六百刀。李慈铭日记亦言之。”(见《维基百科》“凌迟”条。但笔者所见北京出版社1996 年出版的《骨董琐记全编》,却没有“寸磔”条,虽然该书号称是“迄今为止最完备、最符合邓着原貌的版本”。)

也就是说,这个“三千三百五十七刀”到底是不是“例”,套用方舟子的惯用语,就是“史无明文”。


那么,吴晗为什么要说“照例要杀三千三百五十七刀”这样的话呢?他在此处有一个注:“邓之诚《骨董续记》卷二十磔条引《张文宁年谱》,计六奇《明季北略》记郑鄤事。”吴晗关于《骨董续记》的文字很可能是误记。因为第一,《骨董续记》只有四卷,根本就没有卷二十;第二,如上所述,今本《骨董琐记全编》既没有“寸磔”条,也没有“磔”条。即使以前的版本有此条文字,按照《维基百科》,其所引的也是“李慈铭日记”而非“《张文宁年谱》”。并且,邓之诚所说的两个数字,都不是“三千三百五十七刀”。


不过,邓之诚在《骨董续记》卷二的“廷杖”条中,确曾引录了《张文宁年谱》,但那是记载刘瑾挨廷杖之事,与凌迟没有任何关系。总之,吴晗的“凡是凌迟处死的罪人,照例要杀三千三百五十七刀”,不太可能来自《骨董续记》。


那么,这个数字是不是来自“计六奇《明季北略》记郑鄤事”呢?翻开此书的《郑鄤本末》,其中明明写着“忽闻宣读圣旨,结句声高:‘照例应剐三千六百刀。’”(见中华书局1984 年版262 页)。


也就是说,根据吴晗所举出的参考文献,我们不仅找不到“凡是凌迟处死的罪人,照例要杀三千三百五十七刀”的根据,反倒能够找到“照例应剐三千六百刀”的说法。而更为可笑的是,方舟子似乎真的看了《明季北略》,因为在《明初酷刑》的结尾,他写道:


“行刑时在旁边架一丫形木杆,挖出肝腑后放在上面示众。国人似乎自古以来就喜欢看杀
人,看凌迟时更是‘人集如山,屋皆人覆’〔计六奇《明季北略》卷十五〕”。


“人集如山,屋皆人覆”八字,确实出自《明季北略》。那么,方舟子为什么放着3600刀这个数字不用,而偏偏要选择3357刀呢?合理的解释就是,方舟子当时看不到邓之诚的《骨董续记》(MSU图书馆至今没有此书),更找不到《张文宁年谱》,因此他只好相信吴晗所说为真,于是置“史有明文”的“照例应剐三千六百刀”于不顾,而大抄吴晗。另一个可能就是,方舟子所引的《明季北略》文字,并非是来自阅读原书,而是抄自别人的引文,所以他没有看到近在咫尺的那个“照例应剐三千六百刀”。


【注:吴晗所说的“照例要杀三千三百五十七刀”,其实来自明人张文麟的自订年谱:“凌迟刀数例该三千三百五十七刀,每十刀一歇一吆喝。头一日例该先剐三百五十七刀,如大指甲片。在左右起,初动刀则血流寸许,再动刀则无血矣。人言犯人受惊,血俱入小腹小腿肚。剐毕,开膛则血从此出。想应是也。至晚押瑾顺天苑平县寄监。释缚数刻,瑾尚食粥两碗。反贼乃如此。次日则押至东角头。先日瑾就刑颇言,内事以麻核桃塞口,数十刀气绝。时方日升。在彼与同监斩御史具本奏,奉圣旨,刘瑾凌迟数足,剉尸免枭首。”(张文麟:《明张端岩公文麟年谱》,台湾商务印书馆1978 年版41-42 页)。按照这段文字,刘瑾仅挨了大约四百刀就死了。因此,什么“凌迟刀数例该三千三百五十七刀”,什么“凌迟数足”,都不足为信。】

(本文选自亦明新书《文史畸才方舟子》)

亦明精彩新书《文史畸才方舟子》《科唬作家方舟子》下载地址:
http://iask.sina.com.cn/u/1856030873/ish

新军、孙文、袁世凯与清廷退位

拒绝大豆油,抵制转基因

------------------

打假方舟子、抵制转基因博文专辑

89>http://www.blogchina.com/201010191026403.html

求真皇帝刘实打假方舟子

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articlelist_1344291175_0_1.html

在线观看美国禁映纪录片《孟山都眼中的世界》
http://www.tudou.com/programs/view/2bCD2rVnFgY/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被新浪博客封杀、博客中国收留之博文30篇

http://www.blogchina.com/201011021035431.html

编剧赵华剧作选:80集电视剧《史诗红楼梦》

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3d4c4b44010008hf.html

《红楼梦前传》第一回

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3d4c4b44010008hj.html

…………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